当前位置:首页> 新闻
山大——我的一米阳光
发布时间:2017-5-24 10:21:49     作者:李秀丽

在山大网院学习,已经一年多了。

那天,期末考试结束后,我抱着一摞新领的书缓步在校园里。小路蜿蜒,一侧竹林隐幽延展,一侧繁花铺满枝头。风来,怀里书香花香满溢,又几缕斜阳洒落肩头,一下子,我沉醉得不知归路,不自觉地弯入一角凉亭,小憩。

凉亭不大,木质,旧,仿佛时光浸润很久的模样,亭内有长椅,裸着肌肤,早没了漆痕,层层裂纹深深浅浅地曝着。我的指尖一一掠过,忍不住感叹,岁月看似温柔不着痕迹,其实拂过万物皆会留有印痕吧。

忽而唏嘘,已抵岁月深处已为中年的我,心田又何尝不是布满了时光大大小小的印痕呢。生活寄人篱下,工作风雨飘摇,旅途辗转独自……人生种种不如意皆如裂隙道道曝上心头,而最深的那道是——曾与梦想的大学失之交臂。

还记得那年初中毕业,很多同学都兴高采烈地读高中去了,只有我,默默打点行囊,独自赶往另一座城念中专。唯有这样,我才能尽早工作,尽快减轻家里的负担。

毕业了,参加工作的我,越来越自卑,仅有的中专学历,常常使我不敢高声语,恐遭人轻笑。然而,这还不算什么,最最让我难过的是,有一回,已上小学的儿子,突然跑来满脸期待地问我,妈妈妈妈,我们语文老师是师范大学毕业的,我好朋友的妈妈是海洋大学毕业的,你是什么大学毕业的呢?我一时语塞,竟不知该如何作答。望着孩子天真的眼神,我知道我不能说谎。妈妈……没有读过大学。当我赧然的说出这话时,也同时望见了孩子眼神里陡然滑落的失望。

于是,上大学,这个愿望开始在我心里渐渐强烈,我暗暗发誓,一定要充实自己,成为一个让孩子为之骄傲的母亲。可是,人生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再读大学又谈何容易。一边是老人和孩子需要照顾,另一边是工作的责任不可推卸。我清楚的知道,已永远不能再像少年一般毫无顾虑的背起双肩包去远方读书了。这,又让我黯然神伤。

当一天,同事突然告诉我山东大学网络学院招生的消息时,我立刻兴奋地跑去网上寻它,读它。果然,它悠久的历史,雄厚的学术实力,鲜明的办学特色无不深深地吸引着我,我迫不及待得报了名。

经过考试,去年九月,我被山大录取,正式成为了一名山大网院药学专业的学生。每天,结束忙碌的工作,安顿好家人的生活,我便安静地端坐电脑前,指尖轻轻一按,便开启了自己又一程快乐的学习生涯。每每儿子见我对着电脑入神的模样,总爱调侃地说,妈妈,你真像一株向日葵呀。是的,我也觉得自己像一棵向日葵,正朝着心中的太阳努力生长。想到这儿,我不禁莞尔笑了。

一阵傍晚的风自身旁拂过,捎来许凉意,我抱着书欲起身离开,忽然一棵小草吸引了我的目光。哦,这不是一棵长在泥土里的小草,它生在凉亭的长椅上,从一道深深的裂纹里探出身来,三五片嫩薄的叶,一杆细细的茎,顶端竟还高高地擎着一朵将开未开的花。晚风中,它的样子好美!看着看着这株小草,我忽然领悟,原来万物皆有裂痕,其实不用害怕,那不过是光进来的地方。

是的,我要说,山大——你就是离我最近最美的,那一米阳光。